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建设 >
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切实加强科学文化建设

韩启德在中国科协—北京大学科学文化研究院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同道,老师们,同学们:

我很高兴今天和大家共同见证中国科协—北京大学科学文化研究院的成立。我谨向关心和支持科学文化建设的朋友们和各界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是国力竞争的关键因素。现代科学技术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性和弊病,但它在当今人类文明发展中的主导地位不可撼动,可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科学文化是由科学共同体围绕科学活动所形成的一套价值体系、思维方式、制度约束、行为准则和社会规范。科学文化的核心是追求真理,其精髓是崇尚理性,提倡质疑、批判、创新,追求实证和普遍确定性规律。

科学文化是科学技术的精神土壤,是科学技术发展与创新的文化基础和重要因素。由于历史和其他种种原因,我国科学文化相对落后,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已经成为我国科学技术健康发展的重大制约环节。只要看一下我们大家身边经常发生的事情,就会明白个中道理。比如,科技界功利心越来越强,加上行政化的掣肘,有了些成绩的科学家“不是在开会和评审,就是在去开会和评审的路上”,已经提了半个多世纪的科研人员“要把5/6时间化在科研上”至今未能实现;同行评审跑关系、走后门成风,评审专家由“盲抽”变成“盲评”,评奖搞成“滚雪球”。又比如,被撤稿事件屡屡发生,但能彻底调查和得到严厉处罚的寥寥无几,学术不端行为常常在本单位保护下不了了之。再比如,从去年到今年初,刮起了一股“厉害了中国科技”之风,明显夸大了我国的创新实力 ;当年振聋发聩的“钱学森之问”,至今没有深入研究和得出比较像样的答案。仔细分析,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源都与我国科学文化上的滞后不无关系。

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把加强科学文化建设放到更加重要的战略地位,下决心采取切实措施改变落后面貌。今天成立的中国科协—北京大学科学文化研究院,可谓应运而生,恰逢其时。我相信只要顺势而为、科学谋划、踏实探索,研究院一定能有所作为。

对研究院的建设,我觉得应该遵循以下三个原则,提出来希望引起大家共同思考和充分讨论——

第一、充分发挥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协各自的优势。

北京大学拥有强大的理科、工科和医科专业人才与科研成果,同时也拥有强大的人文社会学科专业人才与学术成就。众所周知,北大是中国科学文化的发祥地,在新文化运动中,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等一批学者倡导将科学作为新文化的基本内容之一。在当代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中,北京大学涌现出王选、屠呦呦等一批勇于创新、甘于奉献、敢于担当的科学大家,是我国科学文化建设的践行者。

但大家知之不多的是,北京大学的科学技术史学科具有悠久的历史。1925年北大出版化学系丁绪贤所著《化学史通考》,是现代中国最早的科技史著作。1937年北医李涛编写的《医学史纲》,是我国第一部医学史教材。1946年李涛在北医创立“医史学科”,是我国最早的医学史教研机构。1952年北大物理系王竹溪招收新中国首位物理学史研究生。新中国成立至今,北医的医学史研究和教学一直居全国首位,北大的科学哲学和科技考古也有很多突出的研究成果。

中国科协是全国性科学共同体组织,具有得天独厚的科技人才优势:它是中央书记处直接领导的群团组织,具有信息上达的渠道优势;是全国科普工作的牵头部门,有着强大的科学传播网络和科学传播人才队伍,在引领社会共同建设科学文化、弘扬科学精神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由中国科协牵头联合11个部委组织实施已近十年的“中国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积累了宝贵资料,为深入挖掘和研究中国科学家的科学与人文精神提供了丰富而独特的案例;中国科协领导着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等9个有关科学文化的一级学会,是我们广泛开展科学文化理论研究与实践活动的重要力量。就在不久之前,由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创办了中国科学文化领域第一本国际性英文学术期刊《Cultures of Science》,用于表达不同社会环境下人们对科学文化的思考和探索,力求发出科学文化领域的中国声音。

今天在这里宣布成立的科学文化研究院,正是聚合了上述北大与中国科协的双方优势。我们的目标是:首先在北大建成科学文化学术和教育高地,然后以此为基础,为科学文化建设搭建全国性的研究平台和学术人才聚集平台;同时,把研究院建成向公众传播科学文化的重要阵地,建成我国与相关国际组织和机构开展广泛合作交流的枢纽以及科学文化方面的国家级智库。

第二, 坚持学术导向、问题导向和人才培养导向。

( 发布日期:2019-03-15 10:13 )